期盼來自神的重大之事

  去年四月,我們從新墨西哥州遷到科羅拉多州,離家更近。科羅拉多州立大學普韋布洛分校就設在這裡。搬遷過程中,我們深蒙神厚恩賜福。我們曾多年在阿爾伯克爾基從事中國大陸學生的福音工作,因此,我們的禱告請求之一,就是求主賜下智慧,使我們能繼續有效地從事這一事工。

  我們開始與該校國際項目辦公室聯繫時,那個學期即將結束,大部分學生正準備離校外出旅行,或者回家過暑假。我們得知,大約有20名中國學生在這裡學習。雖然不是很大的團體,仍然可以作為發端的基地。

  隨後在暑假期間,我們有機會認識了其中的四位學生。他們告訴我們,他們聽說將有來自中國的10位新生在秋季入學。於是,我們開始為新學期禱告,也為來自中國的在校生和新生禱告,求主賜下與他們建立並發展密切關係的機會。

  早期遠赴印度的傳教士威廉·凱裡(William Carey)經常說:“要期盼來自神的重大之事。”8月,我們應邀參加一個特別為抵達不久的中國學生舉辦的“定向輔導會”(新生訓練)。當我們走進輔導會現場,並被介紹給25位中國新生時,你可以想像到我們是何等的驚奇和喜悅!他們中間大約一半學生要來完成由科羅拉多州立大學普韋布洛分校和他們的母校聯合舉辦的雙學位課程。另一半則是在這裡的英語語言學院學習。於是,我們有機會認識了所有這些中國新生。第二天晚上,我們邀請他們到當地一家中國餐館共用晚餐。

  他們來了二十一個人!這樣,我們就有了與他們每個人聯繫的資訊;我們也在籌畫將來舉辦一些活動,更好地瞭解他們!

供稿:約翰和克倫·桑德羅
John and Karen Zondlo
科羅拉多州立大學普韋布洛分校


一朝赴美

  許多學者在美國信主,通過在眾人面前的洗禮,他們公開表白了自己對基督忠貞不渝的信仰。我們經常被問及他們改變信仰、受洗並回到中國後的情況。請看與此有關的一位學者的故事:

  十五年前,我們邀請穆君到我們家參見一個特殊的晚宴;他當時是我們英語課的學生之一。我們不知道那天正好是他的生日!此後,他誠心誠意地參加我們的查經班。有一天,他告訴我們,他想成為一名基督徒,為的是能生活得更好,但是他對永生沒有興趣。在我們更清楚地向他解釋了永生的意義之後,他非常高興。他後來告訴我們,他不能獨享這個大好消息的福分,他也必須與家人分享。

  1999年,他回到了中國,在一個穆斯林影響強烈的城市擔任植物生理學的教授。有一段時間,他不敢讓任何人知道他是一個基督徒,因為他經常受到壓力,要他遵循共產主義的理想。為了保護他的家人和他的工作,他參加了一個家庭教會。

  他的父母住在另一個城市,幾年前都成為基督徒;但是他的妻子還沒有信主。

  穆君告訴我們,如果她能到美國來,他相信她也會成為一名基督徒。他不斷禱告,求神打開他的家人和朋友們的心。

  我們知道,神正在幫助他,使他更加堅定自己的信仰。儘管他作為副院長,身居較高的位置,但是他告訴我們,他在自己的生物課上告訴他的學生們,“我必須講授進化論,然而我相信創造論。”

供稿:本傑明和凱茜·巴德巴赫
Ben and Cathy Bidelspach
賓夕法尼亞州立大學


聖經不符合邏輯嗎?

  一些中國學者的妻子剛到美國不久,便參加了我們的查經班。我問其中的一位:“那麼,你對於今晚的查經有什麼想法?”她解釋說,“在我所受的教育中,聖經不符合科學……它不符合邏輯。你無法證明其中的觀點。”幾個月後,當我們走下一個樓梯,我們談到了福音,談到救恩的好消息,以及神多麼愛她。我告訴她,我和其他人都一直為她禱告。

  有一次,她和丈夫到我們家做客。她聽了其他信徒的見證。她告訴我,有人已經給了她一些中文閱讀資料。

  一個星期天的下午,我們又見面了,她宣佈說:“我已經做出了自己的決定。我還有很多事情並不明白,但我相信神要我邁出信心的一步。他為我而死。”經過隨後幾個月的跟進,我們觀察到,她在基督裡開始了新的生活,神的話語回答了她與此相關的問題:

  “我怎麼能知道聖經是正確的呢?神是什麼樣子呢?如果我現在做錯了什麼事又會怎麼樣呢?我怎樣告訴媽媽呢?”我們還討論了她回國之後如何找到傳講聖經的教會,以及經常閱讀聖經的重要性。我們也為她尚未信主的丈夫禱告。她還告訴我,當她回到中國後,多麼需要勇氣把自己的信仰告訴她的父母。

  不久以後,我們所在城市的中國教會宣佈要舉行一次洗禮儀式,她的名字就在受洗名單上!看到神對她的指引,我們多麼喜樂!她最近回到了中國。我們為她禱告,求主帶領她在自己的家鄉找到其他信徒,找到教會團契,使她得到鼓勵,堅固她獲得的嶄新信仰。

供稿:格雷戈和南茜·斯瑪爾
Gregg and Nancy Smyrl
費城賓夕法尼亞大學